开启左侧

日寇用惨绝人寰的酷刑对待中国女性一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xiaoshuow123 发表于 2021-4-8 23:51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中国女间谍 第一天

省城的宪兵分队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占了一个不小的院子,据说

原来的主人是一个隐居的中国军官。我们在前面建造了一临时拘留

犯人的砖房,正房供分队的人员使用。后院墙原来可能是佣人住的

几间房间作为讯问室,院子隔壁住着一队配合我们行动的中国警察。

我带了两个宪兵直接去后院,同时让中川少尉去提一个年青些的

女犯到询问室隔壁的所谓“二号室”∶“挂起来,让她叫两声。”这

是准备在审问女联络员时对她进行恐吓用的。

 那个年青姑娘被带了进来,我让她坐下后盯着她看了大约三分钟 

。野山他们在上岭拘捕她时就给她戴上了手铐,她把上了手铐的双手

平放在腿上,在椅子上坐得端端正正。

她算不上是美人,虽然是蛋形的脸,淡淡的眉毛和细细的眼睛都

像是画在脸上的几条细线。鼻梁窄,鼻子有点尖。不过她的皮肤白晰

,脖子和手臂也很长。

 我从最一般的问题开始。叫什么名字、几岁、里人、干什么的 

、家里有什么人┅┅等等。她平静地一一回答,并且说的都是真实的

情况。叫陈惠芹,二十三岁,在××国民高等学校教书┅┅等等。

有趣的是,她说这两天到邻省去转了这样一个圈子是因为在学校

里跟上司架,赌气请了假,随便找个地方待几天。

这是设计好的答案,因为探亲访友需要提供真实存在的人名和地

址,会不得不说出更多的能够被查证的东西。

最后我说∶“好啦,好啦,你把发报机弄到里去了?说出来,

我们大家就都不用浪费时间了。”

宪兵们已经拆散了她带的那个皮箱,里面既没有发报机,也没有

一点有价值的东西。

她假装吃了一惊∶“什么发报机?我怎么会有发报机?”

我停下来继续盯着她,安静中从隔壁传来女人的惨叫。

我劝说了她一阵,结结巴巴地说了些皇军是来帮助支那人的,她

还很年青,不要为某国的白人卖命之类的讨厌话。我能说一些中国

话,但是很不熟练。陈惠芹很天真地眯缝着她的细眼睛看着我。

我冷笑起来,用日语说∶“我的时间不多,打扰了。”对一直立

正站在旁边的宪兵挥了挥手。

他们上前抓住她旗袍的门襟,轻松地往一边撕开,给她打开了铐

在身前的双手,顺带着把她的手臂反拧到身体背后,再把她向下按跪

到椅子前面的地板上,踢飞了她脚上的布鞋。转眼之间,她身上的衣

服连同内衣全都被从身后撕扯下来扔到了屋角里。

 训练有素的宪兵把半裸的姑娘扔回椅子,给她反剪在背后的手腕 

“喀嗒”一声重新锁上手铐。两人转到她身前蹲下,用废电线把她的

脚腕分别捆在椅子的两条前腿上,顺手拉掉她仍然穿着的白布袜。他

们用一把折刀割裂她身上仅剩的内裤,从她的臀下把碎布片抽出来。

女孩并没有十分地挣扎,也没有说什么“别碰我”、“让我自己

来脱”之类的蠢话。

我转开脸看着墙上挂的字画发呆,两个宪兵之一,矮胖的中川少

尉向被迫赤裸裸地分开腿坐着的年轻姑娘俯下身去,他用一只手玩弄

着她的一个乳头,另一只手从上到下抚摸着她的身体,最后停在姑娘

的两腿之间,翻来覆去地摆弄着,中间姑娘几乎是惊讶地“啊”了一

声。

中川从里面抽出沾湿的中指举起来,上面有不多的一点淡红色血

迹。中川停了两秒钟,随即大笑起来,他把手递给姑娘看,用半生不

熟的中国话说∶“说出来,发报机,里?支那女人,皇军大大地爱

护。”

陈惠芹在开始时用不太大的声音骂了几遍“畜牲”,现在闭上眼

睛把脸转向一侧,不过从两颊到原来白净的脖子都变成了鲜艳的桃红

色。

和一般中国人的想像不太一样的是,驻守在较大些城市中的大多

数宪兵并不经常强奸女犯人。他们的津贴可以保证他们在中国的城市

里享受到十分不错的生活,在需要时他们可以去很好的娱乐场所寻找

日本女人,也有人找了中国人并且为她在城里租了房子。客观地说,

 搂抱涂脂抹粉的日本女人,比趴在那些肮脏的女囚犯身上要有趣得多 



当然,前线的野战部队在进入敌对地区时军纪的混乱是任人皆知

的。有时为了打乱审讯对象的心理,也会命令部下在询问室里进行强

奸,但是大多数时候宪兵们并不是十分情的,因此更多地是让协助

我们行动的中国的警备队来干。

现在对于是否要让中川继续干下去我就有些犹豫不决,有些女性

被奸污后会完全放弃抵抗,像失去了支柱似的问一句回答一句,但也

有可能变得完全一言不发。从陈惠芹被侮辱到现在的反应,我判断不

出她会是那一情况,我站起来制止了中川。

“还是不肯老实地说吗?那样的话他们会像公猪一样爬到你的肚

子上来,你想试试看一个晚上能招待多少头猪吗?三十?四十?”

 她害怕了,软弱地说∶“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,我是守法的良民 

。”

我向她逼近过去,这才第一次仔细地审视她的裸体。和大多数的

黄女人一样,她胸脯上鼓起着两个不大的半球形乳房,几乎像是还

没有发育成熟的少女,乳头和乳晕细致得就像蔷薇花瓣。不过她的双

腿和她的脖颈与手臂一样,纤细修长,看起来很引人注意。

“说!东西在里?要送到里去?”站在她身前一步远的地方

,我突然大声地吼道。

“我是教师,没有要送什么东西。”

“混蛋,自找麻烦的母猪。”我装做怒气冲冲地冲出门去,一边

对宪兵说∶“带到隔壁去。”

二号室里野山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,我对赤条条地挂在屋子一头

的那个年轻姑娘还有印象,他们中学的老师被人密告有反日言论,还

在学生中组织读书会,野山少尉便去把那个教师连同他读书会的学生

全部抓进了宪兵队。教师被揍得半死后判了十年徒刑,送到座矿山

或者其它什么地方去了。有些学生被人保了出去,剩下运气不好的,

既没有判刑也没有释放,就一直关在宪兵队里,有时就像今天这样被

用来当作恐吓的材料。

为了制造效果,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,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

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,让她的双脚只有脚趾着地,弄

得她嘴巴里、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到处是血。她凄惨地往后仰着头,下

巴尖奇怪地成了整个人的最高点。

一个新兵坐在她身前,守着一个中国北方居民家中常用的小煤炉

,等上一阵便抽出一根烧红的铁条按到女学生身上。女学生全身像鱼

似的一扭,因为嘴中插着钩子不太喊叫得出来,她每次只是从嗓子深

处发出一声惨痛不堪的呜咽。

我注意到被带进来的陈惠芹转开脸躲避着酷刑场面,不过她并没

有因此变得合作一些。我在墙的椅子上坐下,下令说∶“开始干吧

!”

宪兵把她推到浑身散发着焦臭味的女学生旁边,用另一个垂下的

钩子钩住她的手铐,把她双脚离开地面悬吊起来,然后挥舞军用皮带

狠抽她的身体。

打了大约四十多下我叫停,把她从上面放下来,她用手臂支撑着

上身坐在地下,急促地喘息着,白晰的皮肤表面高高地鼓起了一条一

条的青紫色伤痕,原来整整齐齐的短发被汗水零乱地沾在额头和脸颊

上。

开头的这场鞭打和前面剥去女犯的衣服一样是为了震摄讯问对象

的决心,使她认识到这里有着完全不同的行事规则,进而怀疑自己事

先积蓄的意志力是否足够。

宪兵把女人按跪到地上,把她的两手到身前,往她的手指缝里

挨个夹进粗大的方竹筷。两个粗壮的家伙握着筷子的两头,表情冷漠

地用劲压紧。一瞬间,女人受刑的右手上四个手指笔直地张开,大大

地伸展在空中,而她跪在后面的身体却像是被抽掉了骨头那样瘫软到

地板上扭摆着。她在狂乱中本能地往回用力抽自己的手,宪兵们抓住

手铐把她的手拉到合的高度,重新开始狠夹她的下两个手指,以后

再上她的左手。

“好姑娘,想起来没有?东西要送到里去?”

 她侧身躺在地下,一对细眼睛呆呆地盯着我看了半天,一声不吭 



中川拿来一块厚木板压在她的踝骨上,把穿着军靴的脚重重地踩

上去,姑娘痛苦地“哎哟”了一声。中川抬起脚一下一下地跺着,终

于使她一连声地惨叫起来,这是用刑以后她第一次忍不住喊痛。

中川在她脚边蹲下,摸索着姑娘已经皮破血流的脚踝,大概是想

看看骨头有没有碎,但是接着他却握住姑娘的一只脚打量了起来。女

孩的脚背高而窄,足趾因为细长显得柔弱无力,中川带着“确实值得

一试啊”那样的神情捡起扔在地上的筷子夹进她的足趾间,直接用手

使劲压着。

把她拖起来仰天捆上了那张铁床,在脚那一头垫进几块砖头使她

的头部低一些,用湿毛巾堵住她的鼻子,这样她为了呼吸不得不张开

嘴,中川便把冷水不停地往她的嘴里倒下去。她又咳又呛地在水柱下

面挣扎着,中川是老手,一会儿功夫就把她的肚子灌得大大地挺了起

来。

解下来放到地上猛踩她的肚子,她软弱无力地试着把中川的皮鞋

从自己的肚子上推开,那当然是毫无用处的。水从她的嘴里、鼻孔里

和肛门中一股一股地涌出来,弄得她满脸满身都是水淋淋的,地面上

也变得又湿又滑。

我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,两个宪兵已经让到一边,留下她一个人

躺在那里,全身抽搐着没完没了地呕吐,这时她吐出来的已经是小口

小口淡红色的血水了。

就在地上按住她,又给她灌了差不多一铅桶水。看着纤细的女人

把铐在一起的双手捂在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可怜地扭动身体,努力避开

皮靴的踩踏,那地狱般的情景是每个人都要同情的吧。不过我刚才

接的电话是队里打来的,中佐的怒吼声现在还在我耳边响着,我不会

还有多少耐心。

我向地上的女人弯下腰,抓住她湿漉漉的头发。这时的陈惠芹已

经完全没有了刚才那样一本正经的教师模样,她脸色惨白,半张着的

嘴里满是清水,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使她全身颤得像风中的树叶

一样。

“求、求求你们┅┅别再灌了┅┅我┅┅我是真的┅┅不知道什

么东西。”

“啊,是那样吗?”我阴沉地笑起来。虽然她仍然在否认,不过

看来已经快要垮掉了。“开导开导她。”我对会说中国话的野山说。

野山这个战前在中国开布店的商人,很得意地显示他会熟练地运

用中国北方的卷舌口音。他蹲在女人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,大意

是从来没有人在宪兵队能熬过三天还不开口说话的,我们对她做的还

仅仅只是个开头而已,我们将要如何如何,对女人还可以如何如何。

她轻声说∶“你们杀了我吧。”

于是野山向她解释,我们决不会简单地杀掉她,相反,我们要让

她一直活着经受无穷无尽的痛苦,我们甚至会让医生给她治疗,直到

她不得不把我们想要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我们。

当然,在那之后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好了。我们会放了她,会给她

钱,给她在别的什么地方找个事情做。这当然是谎言,被确认了抗日

分子身份的人,无论他(她)供认与否,极少有能够被释放的。像陈

惠芹这样具有情报背景的对象,在她全部坦白后几乎可以肯定会被处

决,或者会长期关押起来,准备以后还可能有什么用。

不过这并不是眼前的问题,眼下的问题是我注意到在野山的喋喋

不休之下,那姑娘闭着眼睛根本没有什么反应,我意识到她只是狡猾

地利用这个机会休息。

大家重新忙乱地活动起来,手摇发电机也被拖了出来。把发电机

引出线的铜丝绕在姑娘的两个乳头上猛力地摇着摇柄,电流把她捆紧

的裸体打得像落在河岸上的鱼一样上下乱跳。她昏死过去,便用烟把

她 醒再干,等她第二次苏醒过来后,他们解开其中一个线头缠在一

根铜棒上,把铜棒插进女人的下体深处。

那个新兵躲在一边机械地摇动发电机,姑娘惊吓般地大大张开嘴

巴,一开一合地挣扎了近十秒钟才叫出声来,那恐怖怪异的声音,

现在回想起来完全不像是从人的嘴里能发出来的。不过在当时我们丝

毫也不在意,在二号室里几乎每天都会听到这样的声音。

盯着她的胸脯和乳房,可以清楚地看到汗珠一颗一颗地从皮肤下

面冒出来,在那里停留了几秒钟,变得像一粒黄豆那样大小,然后就

突然地滚落到身体下面去。随着摇动发电机的节奏,一股黄色的尿液

 时急时缓地从她的身体下部流淌出来,很快地在地面上积起了一滩水 



她的眼睛恐怕从生出来起就没有瞪得那么圆过,见她的黑眼珠往

上翻过去我们便停一会儿,等她恢复些再摇。

就这样一直干到晚上七点多钟,居然还是没有结果。女人的嘴边

涂满了带血的口涎,嗓子已经完全叫哑了。估计这样下去她可能会经

受不住而死掉,于是我决定暂时停止,把满脸都是眼泪和汗水的姑娘

扶起来喂了点盐开水。

“让她休息三个小时,给她吃点东西。”我对中川说∶“十一点

 钟,找几个人来陪她,她一个人躺在这里不冷清吗?”我补充了一句 

∶“不要叫中国人。明白吗?”

“明白。”

这整件事必须完全地保守秘密,对中国的警备队也不能让他们知

道,只好依中川他们了。

我去了一家也许叫做《××之月》的娱乐场所,本来打算在那里

过夜,到早晨再回宪兵队。但到了半夜就清醒过来,开始反覆地考虑

这个案子。按照我了解的这个情报组织的工作方式,只要拖过两三天

,那个女教师再说什么也没用了。我现在不知道他们预定接交物品的

时间,很显然等到这个时间一过,再也不会有人还愚蠢地等在那里。

也许,如果我足够幸运,由于实际情况的变化多端,事先会为第一次

交接万一失败安了第二个联络地点,那样的话,我就还能再有一两

天时间。

另一方面,我还得为在上岭愚蠢的逮捕行为作出辩解。我无从得

知白左机关他们对陈惠芹的控制程度,因此也无从判别在面临失去跟

踪对象时究竟是不是应该像野山那样喊叫起来。

要是这样推想下去,就会有无穷多的应该如何以及不应该如何。

现实的唯一出路,就是让那姓陈的女教师迅速地说出详情,我便可以

相机行事。只要有了成绩,无论当初干得是对是错都不会有人追究,

否则白左机关会到处贬低陆军,宪兵本部的××中佐恐怕只好让我去

剖腹。

我在凌晨两点钟返回分队大院里的二号室,屋里点着电灯,陈惠

芹依旧赤裸着全身,紧着墙壁跪坐在自己的脚上,双手反铐在身后

墙脚边横钉着的铁管上面。她的腿向两边分开,疲惫地低垂着头。在

她身前的三个宪兵也跟她一样赤条条地一丝不挂,那个小煤炉就放在

旁边。

“已经那样干了,正在问话。”他们报告说,我在一边坐下听。

中川他们问的都是淫秽的下流问题,中川多少次,尾崎多少次之

类。如果女人不肯回答,便用炉子里烤着的细铁条折磨她。由于被烙

在乳房上确实很痛苦,她会觉得这并不是要拼死保守的秘密,就会开

始沙哑着嗓子断断续续地回答。问过一阵之后再转到重要的问题上来

,中川希望年轻的女人会觉得就连那样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,再抵抗

还有什么意义。这对于他们来说,只不过是一探究对方心理的工作

手段而已。

“再去内务班叫几个人来,干到四、五点钟让她睡一会儿。不要

烫得太厉害了。”我拼命克制着马上开始狂地拷问的想法,临走前

对他们吩咐道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精彩评论12

糖果派对 发表于 2021-4-9 00:35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收喜欢渴望被完全控制,完全奴化的母犬、性nu、刑nu、厕nu、玩偶、表子!
无论你是学生、教师、白领、还是女神,现实中如何高贵,别人的女神,在我这里你就是一个最下贱的chu生、表子,被无情玩弄!
你存在的价值就是满足主人的需求,因主人满足而满足!
双手把你的自尊,自信,性格,骄傲,肉体以及灵魂奉献与我,
把你的一切交给主人掌控抛下人格尊严自由沦为母犬、工具、玩物。
对奴的要求:
【要求】
1、必须做到绝对的服从、绝对的忠诚!
2、掌控你的一切,包括自由、尊严以及你的自主权以及你的一切,你的一切都由不得你,必须由我决定你的一切。
3、重度t教、强制g潮、g潮控制、lu出羞辱、精神芳辱、管控约束、尿浴、灌肠、扩张!
4、刑虐折磨:SP、虐Y、虐R、虐腹、虐g、耳光打、夹刑、滴蜡、体罚、各类器具折磨!
5、随时接受指令,完成指令任务。强迫管控制qq135527451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大霸霸 发表于 2021-4-9 01:12:2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想做任务吗  加爸爸  给你任务3067792658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相今 发表于 2021-4-9 03:06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收一只小母狗,加主人扣扣2085059445备注(论坛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青竹 发表于 2021-4-9 08:17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高冷傲娇的白富美 贵妇 女神 班花调教成极品淫荡母犬。外表装着像个淑女,人后就是一个人型母狗,生活里矜持优雅,外表光鲜靓丽,内心的高傲,被各种宠着,惯着,平时装纯,生活里像女神贵妇,内心极度渴望被玩弄羞辱,被管教,胁迫,惩戒,扒光衣服凌辱,羞辱,成为一个下贱的玩物,让你在极致的快感和羞辱之间徘徊,精神上的羞辱,肉体的轻虐,极致被主人征服调教,主奴期间你就是属于爷的玩物,在主人面前臣服,脱下那虚伪华丽的外表,赤裸裸的展现内心真的欲望,展现心灵最深处的骚贱,白天是光彩照人的白富美,晚上却渴望被男人狠狠地踩在脚下,成为男人的胯下玩物,渴望被羞辱,玩弄和控制,特别是被社会阶层比你低的猥琐男人压在身下粗暴对待, 如果你渴望获得这种身份的反差所带来的刺激和兴奋,那就爬到爷这里来。摘下面具,脱掉伪装,顺从自己下贱的本性,无耻的欲望,百般讨好主人,苦苦哀求主人,只为得到主人的虐待折磨剥削压榨。 ,放下你所有的矜持与自尊,脱下你在生活里的伪装与束缚,生活本来就是无趣,真实做一个女奴,灵魂深处的空寂,内心深处的渴望, 被奴役,掌控,玩弄,各种屈辱的调教,身体上的施虐,心理上的压迫控制,无尽的羞辱和无情的践踏,sm是什么,取决于你能做到怎样的程度,做奴不是情趣玩调教游戏,若做则认真用心做好,无论在生活里是怎样的女人,在平日的生活里伪装自己,内心渴望被玩弄羞Ru,在我这里,你就是一个yin贱没有尊严的贱奴,严厉调教责罚,难以启齿的身心凌 辱,施虐与受虐,带给你渴望的刺激,跪在主人的脚下被粗暴的玩弄,被管教,揉虐,屏蔽词,惩戒,被扒光衣服撅着屁股玩弄凌 辱,羞耻的玩弄,痛苦的折磨,揉 躏你的yin 贱的身体,让你呻吟,颤栗,发抖,叫喊,求饶,完全释放出内心最真实的自己,解开你心理的寂寞,在受辱受虐中得到发抖颤栗的快感,完全另类的快乐你就是主人的人型母畜,主人的肉便器,渴望被主人调教,主人会好好开发你的奴性,释放你的奴性,你的一切都是主人的,放下你的羞耻。记住你的存在就是供主人玩乐的母狗。记住,主人的命令就是天职,必须做到绝对的服从与忠诚,奴性好执行能力强。人前你是高贵的公主,人后你是主人的母狗,双手把你的自尊,自信,性格,骄傲,肉体奉献给我。放下你的羞耻。记住你的存在就是供主人玩乐的母狗。(男性勿扰)主人Q  Q:2819371609主人微信:A-stern-master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久桔 发表于 2021-4-9 08:18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温柔女主,更主要取决于心情可温柔可严厉,寻m男女都可吧,但是要绝对听话,但也不会为难你,让你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,不玩血腥黄金,也希望年龄不要太大,不管是网调还是现实任务都希望能做到,玩的时候怎样都可以,不玩的时候希望不要互相打扰彼此的生活,q1517231910,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寻主小母狗 发表于 2021-4-9 12:47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奴QQ2495686986
性奴vx:CZL6550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晴fvj- 发表于 2021-4-9 20:43:1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女主寻奴蛮温柔的,但不开心的时候可能比较严厉,要绝对听话忠诚不能有二主,跪地为奴起身为友,不希望你只是一味的下贱,可以做主奴也可以做朋友,最好有一定的了解,不要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男女奴都可以2077901337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黑色即可 发表于 2021-4-9 23:34:2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02年大一学生,有充足时间,一开始可以先进行简单网调开发相处可以再约时间面接。不重口,相互尊重起身为友。现在湖北希望距离不要太远,年纪相仿更好有共同话题为了一时兴趣或骗子就不用来了,浪费时间谢谢。
Q2990279564(加了细谈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刐gig 发表于 2021-4-10 18:33:0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找m不要太丑,其实一般般都可以,五官较好,本女主以前玩好久没玩了,找听话的可以一起成长,但不要什么都做不到,我不是做慈善的,除了血腥黄金都要能慢慢接受。3281036702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6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小黑屋-手机版-Archiver- SM字母调教圈论坛 节点 - [SSL 09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字母调教圈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